迪拜的N个立面

作者 来源:新浪
发布时间 2019-05-10 11:46:06

像一场幸运突然砸到了自己的头顶,传说中那个金碧辉煌的“黑科技相框”竟然那么突兀地侵入了眼帘——这才从迪拜市中心的迪拜购物中心(The Dubai Mall)向西北方向驱车十几分钟,迪拜相框(Dubai Frame)就在一马平川的扎比尔公园(Zabeel Park)拔地而起!它由两根150米高(约50层楼)、93米宽的柱子,和两根100米长的横梁组成整个框架,建筑外墙以真金覆盖,在夕阳下闪闪发亮,让人目眩神迷——莫不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

这座全世界最大的相框总价超过3亿元人民币,年吸引游客大约200万名。它被喻为超现实主义建筑,有人说它像一个空置的广告箱,还有人说它是“瘦身版”的凯旋门,但迪拜人认为它是一座创新的地标,旨在连接这座城市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微微颤抖地挪步在相框顶部的玻璃栈道上,往下看,感觉自己在云端;往北看,戈壁一望无际,椰枣树拱卫着阿拉伯文化的老城区;往南看,哈利法塔、帆船酒店、旋转摩天大楼支撑起一派摩登感十足的新城区风貌——迪拜相框就像一个参天的立面,把这座古老而又新奇的中东名城“一分为二”。

人们常说“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问题是,你是否乐意打开曾经过于关注财富数据的眼界,去破解脑壳深处的封印,去穿越一个城市的立面,就像穿越古今之门、穿越头顶上的“虫洞”,穿越常人难以穿越的结界,洞悉一个更多维世界的多元与缤纷。

迪拜的N个立面

迪拜人认为,迪拜相框是一座创新的地标,旨在连接这座城市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迪拜的N个立面

早期居住于迪拜的贝都因人以沙漠为家,运输、贸易无一不依靠骆驼。

迪拜的N个立面

传统阿拉伯市集仍是迪拜日常生活和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

立面一:地底石油与摩天高楼

静静的迪拜河(Dubai Creek)向内地蜿蜒10公里,把迪拜城分为东西两半。试着像当地人一样搭乘水上计程车或敞蓬船,仿佛能触摸到这个城市的脉搏。河上的光阴像抒情曲一样舒缓,你无法想象河岸上已然变奏,一场“世界第一高楼”的超级竞赛正紧锣密鼓。

2010年1月4日,迪拜建成了高达828米的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Burj Khalifa);竣工后仅一年半,2011年8月2日,沙特阿拉伯就宣布一个新的“世界最高楼”工程即将在吉达开始动土。吉达塔建成后将超越迪拜的哈利法塔成为全球最高建筑物,亦将是全球第一座高于1000米的建筑物。但很快,迪拜就宣布了另一座“世界最高楼”计划——迪拜云溪塔(Dubai Creek Tower)。云溪塔塔高可能会达到1345米,而其最终高度还需要等到塔楼正式落成后才会公布。

当地人告诉《周末画报》记者,迪拜酋长马克图姆有一种执念:能够打败自己的永远不是别人,只能是自己。

在迪拜的一周,现场看到云溪塔工地大兴土木,颇有节节高的拔竹之势。为迎接2020年迪拜世界博览会,向世人展现迪拜“沟通思想,创造未来”的美好愿景,迪拜四处都呈现出热血沸腾的气象。迪拜酋长马克图姆承诺说:“世界博览会将给古老的中东赋予新的生命气息,迪拜将成为不同文化和技术的熔炉。”同时,他还表示,迪拜世界博览会将给全世界人民带来惊喜。

为了这份惊喜,迪拜目前至少有几十座超大型建筑在紧锣密鼓,比过往30年的新城建设有过之而无不及——据有关专家保守估计,从1980年代至2012年左右,全世界的起重机大概有20%集中在迪拜大举作业!昂首仰望天际线,那些巨大的起重臂分外惹眼——“几乎每天都能感受到这座城市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将在2020年世界博览会到来之际,致力于达成旅客数量2000万人次的愿景!”迪拜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分享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回纵观迪拜的前世今生,不得不感叹:奇迹!

迪拜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第二大城市,同时也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人口最多的城市。1950年代,它还是阿拉伯湾一个朴素的海滨小镇,到了1990年代以后,迪拜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在迪拜河畔奇迹般地崛起,让人以为自己到了纽约。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迪拜也不是。

18世纪末期,中国正处在康乾盛世,而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阿拉伯半岛南部,却是另一片景象。这里横亘着一片巨大的沙漠,面积大约22万平方公里,大约占据了整个阿拉伯半岛的1/4。最深的沙丘高达800英尺,绝大多数区域都荒无人烟。或许是真主垂怜,竟然在这片沙漠的北部恩赐了一片名叫利瓦(Liwa)的天然绿洲,吸引来首批贝都因人(Bedouins)聚居生活。“贝都因”为阿拉伯语译音,意为“荒原上的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的人”,是阿拉伯民族的一部分,被誉为“文明之外的沙漠传奇”。

1833年,为了躲避部落战乱,有两个小部落在首领马克图姆·宾·巴蒂(Maktoum bin Batty)的带领下,骑着骆驼,经过两周的艰难跋涉,终于来到了三四百公里之外的波斯湾沿岸的一个小渔村,他们在新开辟的领地上饲养骆驼与羊驼、种植椰枣、纺织毛毯、出海捕鱼、捞蚌采珠,并与其他部落交易,逐渐形成了“自由贸易”的传统商道。这个小渔村,就是迪拜的雏形。

迪拜的发展不排除其地利因素。它位于阿拉伯半岛中部、阿拉伯湾南岸,波斯湾、沙迦的西南、阿布扎比的东北,与南亚次大陆隔海相望,并往陆地内延伸,自古就是欧洲、非洲和亚洲的印度等地的交通中转枢纽,有着天然的贸易优势。历代马克图姆酋长倡导的宽松自由贸易政策,吸引了来自各个地区的冒险家们相继来到这里寻求发展,到20世纪30年代,迪拜已经成为中东地区远近闻名的贸易港口城市,尤以珍珠出口著名。

1966年是一个特别关键的年份,迪拜迎来了命运的拐点:英国人在离迪拜海岸线120千米的地方发现了石油!之后迪拜获得石油开采权。随着1969年第一桶原油的出口,迪拜通过“黑金”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到1975年,石油经济占迪拜国民生产总值的54%。

曾有个段子刷屏,图文并茂地说,迪拜遍地黄金和石油,在迪拜捡垃圾都比在中国打工挣钱多。“这是对迪拜的误读,很多人不了解迪拜。”一位在当地工作了6年的冯姓导游告诉《周末画报》记者,他和妻子在迪拜一直努力打拼,现在也还没有达到小康水平。“即便是迪拜原住民,读书、结婚、生育能获得政府给的资金补贴,绝大多数也要参加工作来谋生。”

最易被网络谣言煽风点火的头脑恰恰是“没有头脑”的臆想型人群,他们只需对地理常识有些许了解,就会接受“迪拜的石油储量并不丰富”这一事实。虽然中东是世界上石油储量最大、生产和输出石油最多的地区,但相比其他石油富国,迪拜的石油储量如小巫见大巫。沙特阿拉伯的石油总储量是2685亿桶,阿联酋980亿桶,其中首都阿布扎比占了920亿桶,迪拜只占区区40亿桶。所以,凭借油贸易赚取了第一桶金的迪拜人,很快就利用起了外贸的基础建设,试图轻量化自己的产业结构,将迪拜建设成一个贸易中心和旅游业城市。前任迪拜酋长谢赫·默罕默德·马克图姆就说过:“如果没有指引我们方向的愿景,没有突破极限的抱负,我们就永远无法为未来数代打造辉煌的明天。”

为了将迪拜打造成中东最大的多元化产业之城,从20世纪末期开始,迪拜举全国之力,完成了一系列惊人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借由摩天大楼来展现城市的超现代化的理念。

疾驰在迪拜长达50公里的纵贯线谢赫扎耶德路(Sheikh Zayed Road)上,摩天大楼让人目不暇接:迪拜世界贸易中心群楼(DWTC)、迪拜国际金融中心(DIFC)、哈利法塔、迪拜购物中心、阿联酋大厦(Emirates Tower)、迪拜康莱德酒店……

极目四望,还有商业湾——迪拜的新中心商业区,完成后,迪拜河畔地区将矗立约500栋摩天大楼;迪拜生物科技中心(DuBiotech)——意在吸引各大生物科技企业进入,这些企业涉及制药、医疗、基因科技甚至生化武器防御;国际媒体中心——旨在建立一个世界级的媒体网络集中地,涉及印刷、出版、传媒作品以及相关的诸多产业;迪拜滨水城区(Dubai Waterfront)——它有华盛顿特区的两倍半大小,大约为曼哈顿岛的7倍。

最新最刺激的项目当然是云溪塔。除了未来的“世界最高”这一亮点,值得关注的还有背后的开发商迪拜伊玛尔(Emaar)地产公司。在建造云溪塔的同时,伊玛尔在塔周边的社区建设也亦步亦趋,日臻完善。环抱着云溪塔的

是迪拜云溪港社区,社区内现在已经在售的楼盘项目包括云溪高顶、云溪堤港、港湾区、云溪泊湾、云溪地平线,伊玛尔计划将这里建成迪拜河河畔最为时尚、舒适的大型生活区。此地产巨大的投资价值和升值潜力,已经让国际投资者趋之若鹜。

迪拜的N个立面

棕榈岛亚特兰蒂斯酒店是迪拜当地颇具代表性的酒店。

迪拜的N个立面

伊玛尔是迪拜最大的土地拥有者,世界上最高的表演喷泉——迪拜音乐喷泉便由其创造。

迪拜的N个立面

到访迪拜河,不妨试着像当地人一样搭乘水上计程车或敞蓬船。

立面二:奢华旅业与经实酒店

“迪拜凡是亮灯的地方都是伊玛尔集团的。”一位来自中国香港新闻界的“迪拜通”介绍说。他话音未落,来自伊玛尔集团的一位酒店市场部主管Hang Fang马上就接上话茬:“伊玛尔是迪拜最大的土地拥有者,还是全球最大的开发商之一。”彼时大伙儿正在哈利法塔内的阿玛尼酒店(Armani Hotel Dubai)参观,天色向晚,面朝音乐喷泉广场的落地大玻璃突然闪耀出一大片直冲霄汉的彩光——喷泉表演开场了!

伴随悠扬悦耳的音乐声,在一层浓雾的渲染下,水珠喷薄而起,变换着各种曼妙的曲线,令人如醉如痴。有时音乐轻柔,水柱宛如一群翩翩起舞的苗条少女;有时音乐激昂,水柱好像一排冲锋陷阵的威武斗士……不愧是传说中世界上最高最美的音乐喷泉!整个迪拜音乐喷泉长275米,喷射高度可达150米,相当于50层大楼的高度,喷出的水柱有一千多种变化。喷泉还配有6600个灯光和50架彩色投影机,万紫千红的色彩交替闪烁,平添了一种梦幻效果——黄色如光,白色像雾,蓝色若烟,红色似火。音乐喷泉曲目汇聚了世界各地不同风格的经典作品,其中有两首中国乐曲,一首是吕思清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另一首是张学友的中国当代情歌《吻别》。

阿玛尼酒店是伊玛尔集团旗下一家颇具代表性的设计型奢华酒店,彰显了乔治·阿玛尼标志性的设计和质感,每一个元素都体现了这位时装大师的生活方式和设计理念:优雅、舒适、精致考究。从所有墙面都包裹着真丝面料,到量身定做的皮质家具,就能看出这家酒店的水准之高。

在迪拜,只要是和享受相关的,就没有什么不能满足的!迪拜的好酒店数不胜数,在这方面积与上海崇明岛差不多大的的城区热土上,竟然有1000多家知名酒店在激烈竞争,包括传统奢华型酒店、设计型酒店、海洋度假型酒店、沙漠体验型酒店等,分别以帆船酒店、阿玛尼酒店、亚特兰蒂斯酒店(Atlantis the Palm)、太阳门酒店为代表。它们无论是建筑外形、内在设计、服务餐饮…… 都达到国际顶尖水平。2018年11月,亚洲著名的设计奖项AHEAD Awards 颁布结果显示,中东地区获奖的最佳顶级酒店均出自迪拜,包括迪拜五号卓美亚棕榈度假酒店、迪拜宝格丽度假酒店、迪拜万丽酒店等等。如果谁只知道老牌七星级的帆船酒店,恐怕就有点OUT了。

但,诚如迪拜旅游局局长Helal Saeed Almarri 所言:“2018年我们为全球推广计划制定并部署了针对各客源市场的定制化方案,更深入地渗透目标市场,扩大迪拜在全球的影响力。”这个“定制化”,指的是针对各种客源提供多元化、多层次的旅游设施与服务,让更广大的客源将将迪拜列为游游的首选目的地。

以为迪拜只能为富人所专美也是一种成见,这与只知道帆船酒店一样,或是信息滞后的一种表现。事实上,迪拜不仅有奢华酒店,四星至一星、甚至两三百元人民币一晚的经济实用型小旅馆应有尽有,其房源的丰富度远远超乎世人的想象。Helal Saeed Almarri 以数据说话:与2017年相比,迪拜酒店行业在2018年内增长8%,716家酒店房间总数达115,967间。其中,豪华五星级酒店占33%,四星级酒店占26%,一至三星级酒店占20%,公寓式酒店占21%,为不同需求的游客提供多种类型的住宿选择。

伊玛尔集团的各级酒店配比颇能佐证上述数据。作为迪拜本土最大的酒店集团,伊玛尔在迪拜和埃及经营着14家酒店和3家服务式公寓,该集团旗下有三个酒店品牌:高端豪华品牌Address Hotels + Resorts、高档生活方式品牌Vida Hotels and Resorts 和当代中档品牌Rove Hotels。

来自游客的亲身体验最可感。今年春节带着女友到迪拜度假的上海游客赵先生告诉记者,他们俩才参加工作半年多,手头积蓄有限,但提前在网上订了家一星级的酒店,也就400多元人民币一晚。“空调、Wi-Fi、家具等标配都很齐全,房间比我们想象的干净实用很多!酒店位置也不远,坐个地铁十几分钟就到迪拜购物中心了。女朋友买买买,还能用支付宝刷卡,我们玩得特别high !”他们此行还到了迪拜乐园及度假村(Dubai Parks and Resorts)、IMG冒险世界(IMG Worlds of Adventure)、海滨度假地La Mer、观景摩天轮“迪拜眼”(Ain Dubai)等地“打卡”。“门票价与故宫、张家界这些国内5A景点相比,似乎更亲民些。”

赵先生只是一个缩影,折射出客人们对迪拜的喜爱。迪拜旅游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迪拜共接待了来自全球1592万过夜游客,创历史新高。全球主要客源市场表现强劲,其中中国市场涨幅高达12%,成为迪拜入境旅游第4大客源市场,排名上升一位,扩大了其在十大客源市场中的优势地位。得益于免签政策的出台及航空运力的提高,2018年中国游客人数到访迪拜人数达85.7万。这一趋势延续至2019年,仅今年1月,就有10万中国游客赴迪拜旅游,较去年同期增长25.1%。

迪拜的N个立面

“迪拜眼”是“打卡胜地”之一。

迪拜的N个立面

金融业在迪拜已成型。


阿联酋航空由迪拜政府全资拥有,为中东地区最大的航空公司。

立面三:大陆与海洋

早在1960年代,迪拜人就从英国专家口中得知,迪拜的石油储量并不丰富,总有资源枯竭的一天,能源外贸并非长久之计,于是,便有了后来的转型。到了1990年代,迪拜已经基本吸收了西方的商业模式,支柱产业是旅游观光、与之配套的房地产、航空业和航运业。而服务于这些重资本行业的金融业也在迪拜成型了,它成为海湾国家里最不依赖能源的一个,石油收益比低于5%。

这显然是个了不起的数字,既与迪拜当局的高瞻远瞩有关,也是形势使然。随着航空、旅游、房地产等行业的收益到位,迪拜的进一步扩张也箭在弦上。与日本等国土狭小、资源有限的国家相比,迪拜克服掣肘之势要科学文明太多,它没有采用武力侵略,而是用经济手段去解决经济问题——向海洋延伸,到海上造岛!

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世界群岛(The World Islands)就是迪拜的海上拓展大手笔项目。它位于阿联酋迪拜沿岸,是世界上最大的人造海岛,计划用300个形状模仿世界各大洲的人工岛屿组成一个微缩版的地球。每个岛屿的面积从2300平方米到8360平方米不等,相邻岛屿之间至少要隔着50米宽的海水。“世界群岛”的每个岛上将设有酒店以及各种休闲旅游设施,为了让上岛的游客获得最好的度假体验,迪拜还为每个岛准备了快船码头,用400艘快船像城市出租车一样让游客在各个岛屿之间穿梭,尽享各个岛的娱乐设施。当然,是否允许游客登岛,还是由每个岛的岛主说了算。

2007年的时候,温州籍商人胡宾斥资2800万美元购入“世界岛”中的“上海岛” , 并从中国领事馆拿来了一面五星红旗,插在岛上。他计划在未来两年将投入10多亿元人民币,在“上海岛”建设别墅群,面向全球出售。但由于2008年金融风暴的突袭,这项计划也被迫放缓。最新消息是,时隔10多年,迪拜政府“世界群岛”这一野心勃勃的项目又在重建了。

我们去到了位于朱美拉棕榈岛(Palm Jumeirah)上亚特兰蒂斯酒店旁的一个直升飞机场— Fly High Dubai。这里有一支全球最先进的直升机舰队,提供优质高空游览服务。起飞了!头顶上有螺旋桨高速旋转带来的强风在呼啸,脚底下的波斯湾在岸边卷起千堆雪,蔚蓝海洋上静卧着美丽的棕榈岛,它像巨掌一样舒展着修长的“枝叶”。更远处,是“世界群岛”的若干岛屿,它们像珍珠一样散布在浩渺的海面上,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曾记否,在名片《走出非洲》中,丹尼斯驾驶直升机翱翔在非洲大陆上空,带着女主凯伦,用上帝的视角去俯瞰这个世界。他们飞过原野,超越山脉,穿过云彩,脚下的大地上羚羊奔跑,水鸟腾跃。那一刻,时间似乎停滞,自由酣畅如置身天堂。

昨日的丹尼斯和凯伦走出了非洲。今天的迪拜人呢?他们已走出沙漠,正走出陆地,走向海洋,走向无尽的光荣和梦想。

声明:飞龙自创版权归飞龙传媒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除飞龙传媒官方自创文章外,飞龙传媒转载文章的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不代表飞龙传媒立场。飞龙传媒尊重和维护知识产权和版权、著作权。如果在飞龙传媒网或者微信平台上发布或转发的文章或图片有任何侵权行为,请在平台发消息给我们,或者邮件联系(email:fdmedia@fdmedia.us)我们,我们会尽快为你删除或作出道歉声明!

恒丰银行 广告
第一德州贷款 广告
太阁网络学校 广告
好运地板ASU 广告
安稳保险 广告
丰健伟 广告
客来安 广告
投资理财服务 广告
名姿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