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平台违约 80余中国留学生收美国法院驱逐传票

作者 来源:网易
发布时间 2019-04-30 11:24:32

(原标题:《因租房平台违约80余中国留学生收美国法院驱逐传》)

近日,有多名留美中国学生爆料称,他们接到了法院的传票,被要求立刻搬离租住公寓。据了解,他们通过一家名为We Housing的租房中介平台缴纳租金,但We Housing并没有如期将房租转交给公寓,目前已有81名留学生参与维权。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该公司官网已无法打开,在美办公地点也“人去楼空”。4月27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该公司负责人高星,他表示公司只是暂时搬离,并非携款潜逃。

学生:预付租金不见,收到法院传票

5个月前,留学生杨怡(化名)通过We Housing平台租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戴维斯市的Da Vinci公寓里。她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缴费记录显示,4月1日,她和室友在We Housing平台按时缴纳4月份租金850美元。

然而,4月4日,她们却在公寓大门上发现了一张催收房租的通知单,要求她们缴纳4月房租,并写有“交租期限最后3天,否则离开”的字样。杨怡和室友以为弄错了,然而4天后,杨怡又在房门上看到了新的催款单,到公寓一问,才知道公寓没有收到任何房租。她们意识到,“可能是中介出了问题。”

4月20日,杨怡和室友收到了法院的传票,法院起诉We Housing非法居留,要求她们5天内上庭应诉。不久后,杨怡了解到,不少通过We Housing平台租住的租户都收到了法院传票。

尽管We Housing未按期向公寓支付房租,但不同公寓的做法并不同。有的公寓直接向学生发驱逐诉讼传票,但也有公寓认为这不是学生的错,所以还是打算沟通解决。住在Aggie Square Apartment的小番没有接到传票,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所住公寓称可以免除自己和其他受害租户4月份的房租,但5月及以后的房租需按时缴纳。

截至发稿时,在一个维权群里,有81位学生(均为中国留学生)填写了维权统计表格,他们多数都缴纳了4月份的租金,有人甚至提前预付了半年,累计金额达到18万余美元。

We Housing办公场所人去镂空。 受访者供图We Housing办公场所人去镂空。 受访者供图

租客被要求继续交租,否则属违约    杨怡介绍,有租户曾去位于加州Dublin的We Housing北美办公室询问情况,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曾有人在接到催租通知后联系上We Housing客服人员,对方称,不用理会催款通知,驱逐诉讼期有两个月的时间,因此We Housing可保证租户在两个月内不会被驱逐出公寓。    不仅如此,很多同学还收到了We Housing的邮件,邮件显示,“We Housing的租户是与We Housing签订的合同,并应该在合同期间按月向We Housing缴纳房租,如果租户没有按时缴纳,We Housing将向其收取延期费用。”    杨怡说,We Housing与租户签订的都是年租合同,大部分人的合同都没有到期。按合同约定,接下来他们仍需向We Housing缴纳房租,否则可能因违约失去2个月的押金。有租户在接受采访时称:“这简直可笑,他们自己拖欠公寓租金,却要我们继续给他交钱。”    新京报记者多方了解到,We Housing曾发传真给公寓。租户提供的相关图片显示,We Housing称公寓无权收取租户的租金,同时要求公寓方撤回驱逐诉讼的请求,并提议We Housing将继续向公寓支付租金。    We Housing:经营不善,未携款逃跑    据天眼查显示,We Housing是一家“帮助美国大学生寻找优质校外学生公寓的租房平台”,2012年由中国留学生高星创办,在洛杉矶、密西根洲安娜堡市和北京分别建立了分部。在中国的分公司名为“北京唯好寓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曾在2017-2018学年与We Housing公司签署过一年的推广合同,并在其公众号内发布We Housing的推广信息。此事发生后,该平台在发布了一条声明,提到此次“携款逃跑事件性质严重”,说明其已在2018年6月与We Housing解除合同并将帮助学生维权。    4月26日上午,据该组织学生负责人介绍,声明发布后,We Housing的CEO高星曾联系他们称平台“扭曲事实”,自己并没有“携款潜逃”,而是“办公室到期搬离”,并表示该事件对We Housing公司负面影响极大,要求该平台撤回该声明,否则将采取法律措施。“我们当时跟他商量,只要他能将学生的钱退还或者处理好和公寓的问题,我们就会立即撤回声明。但他再没有回复。”该负责人说。    4月27日,We Housing负责人高星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目前经营确实出现了问题,搬离原办公室是为节约开支,并非携款潜逃。而对于法院起诉非法拘留的问题,其表示,“从合同上说,公寓是房东,我们是租客。We Housing是房东,学生是租户,这是两份平行协议。”他表示,“法律上这份起诉是不影响学生的,也不会影响他们以后的信誉。”    对于驱逐问题,高星回应,公司正从技术上拖延驱逐时间,并持续在和公寓方进行和解,“我们要尽一切努力把驱逐往后拖延,直到学生这一学期结束”。    律师:或可转移到中国起诉    对于杨怡等人在美国的遭遇,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的韩骁律师表示,只要被告在我国境内有住所,我国人民法院应有管辖权,这是属地管辖原则的体现。    他认为,在法律适用上,双方可以适用中国法律(若其登记地或主营业地在中国)或约定适用其他地区法律。本案中若We Housing的主要营业地在北京,或协议约定适用中国法律。    按照我国法律,We Housing相当于承租了公寓后再进行转租,公寓也同意由其进行转租,公寓与We Housing之间成立租赁关系。那么,留学生在We Housing上租赁公寓,实际上是与We Housing之间建立了租赁关系。留学生与公寓之间并不存在租赁关系,因为We Housing未向公寓履行租赁合同义务,公寓应向We Housing主张权利,而无权对留学生进行驱逐诉讼。    此外,依据我国相关法律,在留学生已经将租金交给We Housing的情况下,有权继续居住。如果公寓已经与We Housing解除租赁关系,那么留学生与We Housing也失去了租赁关系基础,无权继续占用公寓,但可以向We Housing主张违约责任,以其在中国境内的营业地为被告进行起诉。

租客被要求继续交租,否则属违约

杨怡介绍,有租户曾去位于加州Dublin的We Housing北美办公室询问情况,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曾有人在接到催租通知后联系上We Housing客服人员,对方称,不用理会催款通知,驱逐诉讼期有两个月的时间,因此We Housing可保证租户在两个月内不会被驱逐出公寓。   不仅如此,很多同学还收到了We Housing的邮件,邮件显示,“We Housing的租户是与We Housing签订的合同,并应该在合同期间按月向We Housing缴纳房租,如果租户没有按时缴纳,We Housing将向其收取延期费用。”   杨怡说,We Housing与租户签订的都是年租合同,大部分人的合同都没有到期。按合同约定,接下来他们仍需向We Housing缴纳房租,否则可能因违约失去2个月的押金。有租户在接受采访时称:“这简直可笑,他们自己拖欠公寓租金,却要我们继续给他交钱。”   新京报记者多方了解到,We Housing曾发传真给公寓。租户提供的相关图片显示,We Housing称公寓无权收取租户的租金,同时要求公寓方撤回驱逐诉讼的请求,并提议We Housing将继续向公寓支付租金。   We Housing:经营不善,未携款逃跑   据天眼查显示,We Housing是一家“帮助美国大学生寻找优质校外学生公寓的租房平台”,2012年由中国留学生高星创办,在洛杉矶、密西根洲安娜堡市和北京分别建立了分部。在中国的分公司名为“北京唯好寓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曾在2017-2018学年与We Housing公司签署过一年的推广合同,并在其公众号内发布We Housing的推广信息。此事发生后,该平台在发布了一条声明,提到此次“携款逃跑事件性质严重”,说明其已在2018年6月与We Housing解除合同并将帮助学生维权。   4月26日上午,据该组织学生负责人介绍,声明发布后,We Housing的CEO高星曾联系他们称平台“扭曲事实”,自己并没有“携款潜逃”,而是“办公室到期搬离”,并表示该事件对We Housing公司负面影响极大,要求该平台撤回该声明,否则将采取法律措施。“我们当时跟他商量,只要他能将学生的钱退还或者处理好和公寓的问题,我们就会立即撤回声明。但他再没有回复。”该负责人说。   4月27日,We Housing负责人高星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目前经营确实出现了问题,搬离原办公室是为节约开支,并非携款潜逃。而对于法院起诉非法拘留的问题,其表示,“从合同上说,公寓是房东,我们是租客。We Housing是房东,学生是租户,这是两份平行协议。”他表示,“法律上这份起诉是不影响学生的,也不会影响他们以后的信誉。”   对于驱逐问题,高星回应,公司正从技术上拖延驱逐时间,并持续在和公寓方进行和解,“我们要尽一切努力把驱逐往后拖延,直到学生这一学期结束”。   律师:或可转移到中国起诉   对于杨怡等人在美国的遭遇,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的韩骁律师表示,只要被告在我国境内有住所,我国人民法院应有管辖权,这是属地管辖原则的体现。   他认为,在法律适用上,双方可以适用中国法律(若其登记地或主营业地在中国)或约定适用其他地区法律。本案中若We Housing的主要营业地在北京,或协议约定适用中国法律。   按照我国法律,We Housing相当于承租了公寓后再进行转租,公寓也同意由其进行转租,公寓与We Housing之间成立租赁关系。那么,留学生在We Housing上租赁公寓,实际上是与We Housing之间建立了租赁关系。留学生与公寓之间并不存在租赁关系,因为We Housing未向公寓履行租赁合同义务,公寓应向We Housing主张权利,而无权对留学生进行驱逐诉讼。   此外,依据我国相关法律,在留学生已经将租金交给We Housing的情况下,有权继续居住。如果公寓已经与We Housing解除租赁关系,那么留学生与We Housing也失去了租赁关系基础,无权继续占用公寓,但可以向We Housing主张违约责任,以其在中国境内的营业地为被告进行起诉。

租客被要求继续交租,否则属违约

杨怡介绍,有租户曾去位于加州Dublin的We Housing北美办公室询问情况,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曾有人在接到催租通知后联系上We Housing客服人员,对方称,不用理会催款通知,驱逐诉讼期有两个月的时间,因此We Housing可保证租户在两个月内不会被驱逐出公寓。

不仅如此,很多同学还收到了We Housing的邮件,邮件显示,“We Housing的租户是与We Housing签订的合同,并应该在合同期间按月向We Housing缴纳房租,如果租户没有按时缴纳,We Housing将向其收取延期费用。”

杨怡说,We Housing与租户签订的都是年租合同,大部分人的合同都没有到期。按合同约定,接下来他们仍需向We Housing缴纳房租,否则可能因违约失去2个月的押金。有租户在接受采访时称:“这简直可笑,他们自己拖欠公寓租金,却要我们继续给他交钱。”

新京报记者多方了解到,We Housing曾发传真给公寓。租户提供的相关图片显示,We Housing称公寓无权收取租户的租金,同时要求公寓方撤回驱逐诉讼的请求,并提议We Housing将继续向公寓支付租金。

We Housing:经营不善,未携款逃跑

据天眼查显示,We Housing是一家“帮助美国大学生寻找优质校外学生公寓的租房平台”,2012年由中国留学生高星创办,在洛杉矶、密西根洲安娜堡市和北京分别建立了分部。在中国的分公司名为“北京唯好寓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曾在2017-2018学年与We Housing公司签署过一年的推广合同,并在其公众号内发布We Housing的推广信息。此事发生后,该平台在发布了一条声明,提到此次“携款逃跑事件性质严重”,说明其已在2018年6月与We Housing解除合同并将帮助学生维权。

4月26日上午,据该组织学生负责人介绍,声明发布后,We Housing的CEO高星曾联系他们称平台“扭曲事实”,自己并没有“携款潜逃”,而是“办公室到期搬离”,并表示该事件对We Housing公司负面影响极大,要求该平台撤回该声明,否则将采取法律措施。“我们当时跟他商量,只要他能将学生的钱退还或者处理好和公寓的问题,我们就会立即撤回声明。但他再没有回复。”该负责人说。

4月27日,We Housing负责人高星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目前经营确实出现了问题,搬离原办公室是为节约开支,并非携款潜逃。而对于法院起诉非法拘留的问题,其表示,“从合同上说,公寓是房东,我们是租客。We Housing是房东,学生是租户,这是两份平行协议。”他表示,“法律上这份起诉是不影响学生的,也不会影响他们以后的信誉。”

对于驱逐问题,高星回应,公司正从技术上拖延驱逐时间,并持续在和公寓方进行和解,“我们要尽一切努力把驱逐往后拖延,直到学生这一学期结束”。

律师:或可转移到中国起诉

对于杨怡等人在美国的遭遇,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的韩骁律师表示,只要被告在我国境内有住所,我国人民法院应有管辖权,这是属地管辖原则的体现。

他认为,在法律适用上,双方可以适用中国法律(若其登记地或主营业地在中国)或约定适用其他地区法律。本案中若We Housing的主要营业地在北京,或协议约定适用中国法律。

按照我国法律,We Housing相当于承租了公寓后再进行转租,公寓也同意由其进行转租,公寓与We Housing之间成立租赁关系。那么,留学生在We Housing上租赁公寓,实际上是与We Housing之间建立了租赁关系。留学生与公寓之间并不存在租赁关系,因为We Housing未向公寓履行租赁合同义务,公寓应向We Housing主张权利,而无权对留学生进行驱逐诉讼。


此外,依据我国相关法律,在留学生已经将租金交给We Housing的情况下,有权继续居住。如果公寓已经与We Housing解除租赁关系,那么留学生与We Housing也失去了租赁关系基础,无权继续占用公寓,但可以向We Housing主张违约责任,以其在中国境内的营业地为被告进行起诉。

声明:飞龙自创版权归飞龙传媒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除飞龙传媒官方自创文章外,飞龙传媒转载文章的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不代表飞龙传媒立场。飞龙传媒尊重和维护知识产权和版权、著作权。如果在飞龙传媒网或者微信平台上发布或转发的文章或图片有任何侵权行为,请在平台发消息给我们,或者邮件联系(email:fdmedia@fdmedia.us)我们,我们会尽快为你删除或作出道歉声明!

又福地板 广告
好运地板ASU 广告
丰健伟 广告
客来安 广告
名姿 广告
安稳保险 广告
恒丰银行 广告